南非鐵道旅行

70192151_2726438614035762_5453176287600312320_n.jpg

火車旅行,一直是深受旅行者愛好的移動方式之一,我也不例外。

曾經在亞斯文→開羅的埃及列車上;曾經在雪梨→伯斯的印度太平洋號上;曾經在東京→京都的新幹線上;這些旅行的記憶,每每印象深刻,即使只留下一張車票,還有幾張照片,都過足了回味之癮。

火車旅行除了定點、準時的特性,藉由在二等車廂中,與本地人溝通、嘻鬧、打交道,在在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

這次的旅程,主要就是搭上開普敦→約翰尼斯堡的史普爾列車Spoornet,要在二等臥舖車廂中,和陌生的五名室友一起共度26小時。

提著一大二小的行李,出現在星期六早晨的開普敦車站,入口處已經擠滿了候車人潮,每個人無不是隨身大小行李,我這一大二小,還真算是小意思。只是一個人隻身行影,難免戒慎恐懼。

「到約翰尼斯堡嗎?」看見一白人家族同行,打緊上前打招呼套交情。

「是啊,你一個人來旅行啊?」她親切地問。

「嗯…」

「要小心啊,上了列車,晚上千萬不要在不同車廂走動,隨身行李得看好!」她像是和藹的親的長者,耳提面命叮嚀囑咐。

後來,她們乾脆帶著我一路從月台到列車前,鐵路公司將每位乘客的姓名和分配車廂都公佈在公告欄名單上,從最末找回…MR.WU,喔,就是我,在八號車廂的A艙。

她再度提醒我一切小心,我們愉快地道別。

和我同車廂的,四個本地人,一位英國人,隨口打了個招呼,等待啟程。

九點二十分,列車準時出發,速度由緩而快,輪軸的摩擦聲愈來愈大,整個桌山景緻再度出現眼前,今天沒有雲層,視野好極了,打開汽窗,伸頭一探,桌山、開普敦的最後一瞥,山形隨著列車速度加快而逐漸變小,終至消失眼前。

我們同車廂的六個人從完全陌生到熟識,似乎不過半小時片刻,接著開始是喧嘩、吵雜,成了最熱鬧的一個車廂。每個人隨身都帶了一堆零食,全都貢獻出來了:吐司、薰肉、洋芋片、可樂、伏特加……堆了滿滿一桌,今天的打牙祭可正精采。

他們對我身上的手錶、3C、中文書籍充滿了好奇,一旁的英國小夥子Brandon見我開始要辭窮了,挺身幫我做流利的介紹,活像個小秀場,還吸引其他車廂的人來湊熱鬧。說完,Brandon秀上他背後的刺青:「統一」兩個大刺刺的中文字,原來這是他先前到台灣時,一時好玩留下的,我笑他應該刺「精忠報國」的,於是,為了解釋這四個字,一堂列車上的中文課熱鬧登場。

玩性未盡,我們一夥幾個人乾脆來個列車走透透,從二等座艙、臥艙、一等艙、餐車,一路由Brandon打頭陣,號稱我們是Cape Town Press(開普敦快報)的記者,我們每到一節車廂,登高一呼:「有人想上報的嘛?」每每造成熱烈迴響,於是,我的數位像機成了眾人驚呼的攝影工具,從老到少,或擁吻,或擺姿弄騷,連車上的站務人員、衛警、餐車廚師都來湊一腳,搞得像「搭火車就應如此快樂」的歡樂氣氛。

後來,我們幾個人成了列車名人,無時無刻有人跑來打招呼,央求拍照,甚至作深度採訪。哎,假扮成真,只好來者不拒,一切照辦。

我和Brandon、列車員警、還有同寢的本地小夥子都同年次的,話匣子一打開簡直沒完沒了,原本為了長時間車程準備的幾本書,原封不動擺在一角,在這趟旅程中應該是沒機會看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